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期知识 >

亲密关系:男性护老者苦在心里口难开

  • 2019-11-22 09:56:37
  • 浏览
  • www.nxaqq.com
  •  

    【明报专讯】在香港,甚至其他地区,男性护老者都是被边缘化的一群。相对女性而言,男性护老者较难主动求助,也不习惯将情感吐露。然而,强烈的情感倘若没有出口,长期压抑可能引致抑郁,又或者当累积到一个爆发点,便一发不可收拾,令护老者作出伤害自己或被照顾者的极端行为。

    每天早上梳洗完毕,63岁的阿明(化名),就要唤醒患有认知障碍症的太太,提示她如厕、为她刷牙洗脸、梳头穿戴,再煮个简单的麦片早餐,协助太太进食,然后拖着她到楼下等候专车前往日间中心接受服务。太太上车后,阿明便匆匆上班,直至下午放工后接回太太,再到街市买菜,回家煮饭。饭后则需要打理家务,并协助太太如厕、洗澡及更衣。如果当晚太太没有不适、没有失禁尿床、没有半夜因认知混乱而游走,阿明方能安心入睡。日复日的照顾,已经超过3年。细碎的工作、频繁的扶抱、密密麻麻的覆诊安排、长时间的高度警觉、与被照顾者家人的角力等,令护老者无暇照顾自己之余,更构成压力。

     

    母子爱恨交缠矛盾添压力

    护老者与被照顾者的关系及情感通常都错综复杂,以79岁老陈(化名)为例,他是家中独生子,照顾年近百岁及长期卧床的母亲已有10年。谈及母亲,老陈说母亲可能因为早年丧夫,故脾气极大,经常对年幼时的老陈又打又骂。老陈表示母亲即使要人照顾,也不改说话苛刻的本色。老陈更试过因为太过受气,曾向母亲说要将她了断。虽然老陈一方面憎恨母亲,另一方面却又舍不得将母亲送入院舍或交由他人照顾,矛盾情绪令他压力倍增。

    65岁的权哥(化名),则另有故事。别人眼中,他是无微不至的护老者,名副其实的「爱妻号」。为了太太,他辞去工作,一心一意照顾,然而太太日渐衰退,权哥愈看愈心酸,却坚决拒绝其他人的帮助。直至一晚太太意外跌倒,权哥扶起太太时自己扭伤,悲从中来,一度想过就此了结二人性命。权哥非比寻常的坚持,将他推到崩溃边缘。

     

    「什么都做不到」推向绝望边缘

    阿明、老陈和权哥,与其他男性护老者一样,生活重心都落在至亲身上,无法关顾自己。一众年纪不轻的男子汉担任重复性照顾工作,不但辛劳,更冲击主流社会的角色定型。有男性护老者表示「约朋友睇波都无可能」,也有因照顾被迫放弃工作,但经济拮据却又不敢向家人开口,而看着至爱衰退却心感无能为力,自觉保护家人的天职未能完成。悲愤、伤心、内疚等复杂的感受,很快令男性护老者判定自己为失败者。心里一句:「什么都做不到」,将护老者推向绝望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