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期知识 >

催泪弹烧垃圾放毒气?采检样本释疑虑

  • 2019-11-27 09:40:27
  • 浏览
  • www.nxaqq.com
  • 催泪烟——‧燃烧时间短,加上经发射后温度渐渐降低;‧释出山埃及二恶英均属微量(资料图片)

    【明报专讯】近期关于二恶英及山埃的讨论沸沸扬扬,有人把矛头直指催泪弹在高温下释放毒气;亦有人批评二恶英源于焚烧垃圾杂物……谁对谁错?

    立场归立场,科学归科学。有学者指出,催泪弹释放山埃气体,而焚烧塑胶垃圾时,亦产生二恶英,但预料两者浓度轻微。有人称患上氯痤疮,示威区出现大量雀尸,究竟毒气从何而来?大学学者和民间团体倡政府到社区采检,以释疑虑。

    谈及二恶英,人人闻风色变。到底二恶英所谓何物?中大职业及环境健康教研中心主任、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研究讲座教授黄子惠表示,二恶英主要在工业生产及垃圾焚化过程中形成,排放至环境,积聚在食物链,主要存于动物脂肪组织;人体所摄取的二恶英约九成来自食物,如奶类、肉类等。

    相关文章:毒气祸害:高浓度山埃攞命二恶英可致癌

     

    目录

    释出山埃二恶英浓度视乎燃烧时间

    近日二恶英引起全城关注,黄子惠表示,于2008年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做的研究,抽查137名首次产子的母亲母乳样本,检测当中的二恶英浓度含量。调查结果显示,每克母乳平均录得7.48皮克的二恶英。当时负责研究的黄子惠表示,在全球25个国家及地区中,香港人的二恶英摄入量排名第13位,属中等水平。

    随着近月催泪弹连珠炮发,惹起二恶英疑云,部分人更担心会释出毒气山埃。香港大学生物科学学院教授梁美仪上周四于本报亲子网站专栏撰文提及,从化学角度分析,催泪弹确会释出山埃及二恶英,但因燃烧时间短,加上经发射后温度渐渐降低,释出山埃及二恶英均属微量。

    黄子惠亦指出,催泪弹主要成分为邻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CS),或会释放山埃,但山埃经空气稀释,浓度不会太高;至于早前有报道指催泪弹高温至热熔马路沥青,黄指催泪弹会否释放二恶英,需视乎发射后的燃烧时间,以科学统计,大部分物件经200℃至300℃燃烧,皆会释出二恶英,燃烧时间愈长,浓度愈高,「但催泪弹的燃烧时间很短」。

    除了催泪弹,有示威者燃烧杂物和垃圾堵路。黄子惠表示,塑胶垃圾含不少有机物质,燃烧时与空气中的氧气、氯化钠结合,形成二恶英。他指出,假如燃烧含聚乙烯(Polyethylene Foam)的床垫或海棉垃圾,不单释出二恶英,更会释出山埃,「至于浓度就很难讲,真的要监测和检验,我估计浓度不会太高」。

     

    烧垃圾——‧塑胶垃圾,燃烧时与氧气、氯化钠结合,形成二恶英;‧浓度不会太高(资料图片)

     

    空气监察网有局限检测样本或不足

    环保署上周公布 10月份本港空气中的二恶英浓度。中西区监测站单日录得二恶英平均浓度与以往3个月的数值相同,而荃湾监测站单日录得的二恶英平均浓度较上月少。

    尽管二恶英指数没有明显变化,非牟利组织健康空气行动行政总裁冯建玮认为,由于政府现时监察空气的网络具局限性,因此难以准确反映催泪气会否加剧空气污染物或产生有毒化学物。他举例指出,现时全港只有两个监测站量度二恶英浓度,每月只采样两天,质疑检测样本不足。

    健康空气行动于本月11日,即警方在香港理工大学一带发射一轮催泪弹后,以仪器实测理大的空气污染物悬浮粒子PM2.5数值,录得每立方米374微克,较世卫建议24小时平均浓度高出近14倍。冯建玮表示,PM2.5数值增高,或与燃烧物或催泪气体有关,但现阶段难以定论PM2.5上升主因。

     

    外国研究未能对应香港情况

    面对催泪弹成分未知、监察站检测样本有限,冯建玮表示,虽然外国曾做关于催泪弹文献研究,但研究内容未能对应香港空间挤迫情况;因此难以单凭文献,判断催泪弹残留对环境及人体有何影响。他建议,政府应到社区采集样本,量度空气污染物及有毒化学物质,以释公众疑虑。

    梁美仪亦强调,政府现时并无量度在各示威区的CS浓度,窒碍了公共卫生及科研人员对CS的健康及环境风险评估。加上过去一周,在几个示威区发现了不少雀鸟尸体,不难想像死因可能和催泪烟有关。因此,研究CS的空气浓度是有迫切性。